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新闻动态
辽宁抚顺原市长:落马前见大师 被告知有惊无险
发布时间:2019-10-19【我要打印


亚博网站造价评估】    

一個在貪欲中沉淪的“學者市長”——遼寧省撫順市原市長欒慶偉案件警示錄

從學者教授[成功 的英 文:走上人生巔峰]“跨界”到正廳級官員,欒慶偉完成了[一次 的拚音:yī cì]“華麗轉身”。他的能力曾為外人稱道,他的到來曾一[度 的拚音: dù]被視為一股政壇清風。但可惜的是,他躺在“功勞簿”上得意忘形,無視黨的紀律和規矩,無視國家的法律和法規,最終辜負了組織和人民的期待,墮入貪腐的深淵。他人生的“跨界轉型”也毀於一旦。

2015年9月,撫順市委副書記、市長欒慶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組織調查。12月,欒慶偉受到開除黨籍、行政開除處分;收繳違紀所得。2016年7月,欒慶偉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

經查,欒慶偉嚴重違反廉潔紀律,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企業 的拚音:qǐ yè]經營等方麵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為親屬經營活動謀取利益;搞錢色交易。欒慶偉身為國家[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人員,利用擔任大連市信息產業局局長、大連高新技術產業園區管委會主任、撫順市市長等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款物折合人民幣3591萬餘元。

“我走到今天這一步,最[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的原因是沒有樹立正確的[世界 的拚音:shì jiè]觀、人生觀、價值觀,貪權、貪錢、貪色。”欒慶偉在懺悔書中寫道。“三貪”成了他自我認知的標簽,也道出了其陷入沉淪的[重要 的拚音:zhòng yào]思想根源。

從農村娃到一市之長的複雜人生

欒慶偉出生於普通農家。艱苦的環境[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他不斷奮進的動力。1983年[大學 的拚音:dà xué][畢業 的拚音:bì yè]後第二年,他就考入哈爾濱工業大學攻讀工業企業[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碩士,碩士畢業後被分配到大連理工大學管理學院工作■亚博开户网站官网地址■。那時他刻苦鑽研、勤奮敬業,30多歲就從助教、講師很快晉升到副教授、教授,成為全校甚至在全國來說都比較年輕的博士生導師,並被任命為[學校 的英 文:school]管理學院副院長。2001年欒慶偉完成“跨界轉型”,擔任大連市信息產業局副局長(主持工作),2003年被正式任命為局長。2007年,又擔任大連高新區管委會主任、黨工委書記,2013年任撫順市市長,成為正廳級幹部■亚博开户网站泵阀商务■。

從工作經曆看,欒慶偉曾經是一個工作能力較強,想幹事業的幹部。他在信息產業局工作期間,積極發展軟件產業,高水平承辦了[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軟件[交易會 的拚音:jiāo yì huì],特別是為引進外資做了大量工作。

[然而 的拚音:rán ér],在他思想深處,“出人頭地,做人上人”的願望變得越來越強烈。欒慶偉追憶往事時毫不隱諱地說,隻有工作好了,才能夠升官,最後才能夠掙大錢、光宗耀祖。正是[由於 的拚音:yóu yú]奮鬥的動機不純,欒慶偉在拚命追求職務升遷的同時,思想改造卻停止不前、甚至退化。到了政府機關後,他發現權力的魅力無窮,能[滿足 的拚音:mǎn zú]他對[金錢 的拚音:jīn qián]的欲望。特別是他到大連高新區和撫順市工作之後,對金錢的貪婪更加瘋狂,最後[幾乎 的拚音:jī hū]到了來者不拒的程度,一次幾十萬、上百萬地拿,臉不紅、心不跳。

欒慶偉說:“我對金錢有著特殊的好[感 的英 文:sense][我們 的拚音:wǒ men]夫妻都來自農村,生活貧困。那時我經常感歎,這日子過的,沒有錢真的不行啊!”

2007年5月,欒慶偉調任大連高新技術產業園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並明確為副市級幹部。一名大連[當地 的英 文:local]人士評價說,能夠出任園區“一把手”,幾乎相當於既擔任一個[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發達地區的區委書記,同時還兼任大型國企的董事長。“權力[很大 的拚音:的JJ],是個炙手可熱的人物。”

“霸道”是權力的衍生物,是特權思想作祟。[因此 的拚音: yīn cǐ],“霸道”也就成了官員腐敗的前兆。據當地人士介紹,出任園區“一把手”後,欒慶偉的脾氣變大了。經常當眾嗬斥下屬,他主持的[會議 的拚音:huì yì],如果有人遲到,還會被罰站。欒慶偉此時的興趣也[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了改變,每天中午堅持學日語的習慣不見了,倒是對收藏古玩字畫頗為熱衷。

最想得到的,最害怕失去。欒慶偉對權力、金錢的追求永不滿足,使他不惜使出渾身解數,然而世事未必都能如願以償,他[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把心思用到迷信上,“不問蒼生問鬼神”。2007年欒慶偉到大連高新區工作後,見過的幾個“[大師 的拚音:dà shī]”都說他的命很好,一生順利,官運亨通。2015年以來,他聽到社會上關於調查他的[一些 的拚音:yī xiē]傳言後,在接受組織調查的前幾天還和一個所謂的“大師”見了麵,這位“大師”信誓旦旦地[告訴 的英 文:tell]他:“有驚無險,沒有任何[問題 的拚音:wèn tí]。”[離開 的拚音:lí kāi]後,“大師”還發來信息說:“確實沒有問題,不是為了安慰你才這麽說的。”

欒慶偉在懺悔書中說:“難道這叫真的沒有任何問題嗎?這叫真的有驚無險嗎?現在看來,搞封建迷信那一套,[相信 的英 文:上帝會存在的]什麽所謂的‘大師’是何等愚蠢!”“迷信就是[傻子 的英 文:foolish man]遇到了騙子的結果。”與其說欒慶偉是迷信鬼神,不如說是迷信權力。假如他不是被金錢誘惑,權力迷惑,又怎麽會陷入以權謀私的迷途?又怎麽會迷醉於聲色犬馬?

思想上生鏽了,外在約束就容易卡殼。在“迷信心態”的引領下,欒慶偉抵製各種誘惑的能力急劇下降。他趁妻子、[兒子 的拚音:ér zi]在國外期間,在國內與[兩名 的英 文:two]女性長期保持不正當關係,並育有一女。為了滿足這兩名女性對金錢的需要,他利用手中權力瘋狂斂財,給她們買房買車,供其大肆揮霍。

黨員領導幹部不能正確看待[自己 的英 文:his][自然 的英 文:natural]也就不[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正確對待組織,就會陽奉陰違,做出違紀違法的事。黨員領導幹部隻有理想信念堅定,才能在各種誘惑麵前立場堅定,才能對一些重大問題保持清醒的[認識 的英 文:known]和理性的態度,讓正念占據心靈高地。

“廉潔”偽裝下的權力貪欲與攀比心理

千裏之堤,潰於蟻穴。認識上的偏頗、心理上的失衡,加劇了欒慶偉內心深處隱藏著的對金錢的渴望。而貪欲的閘門一旦打開,就會像洪水般一發不可收拾,欒慶偉本就存在漏洞的思想堤壩,在洪水麵前終究難逃坍塌的[命運 的拚音:mìng yùn]

權力是什麽?在欒慶偉眼裏,權力就是為個人及家屬謀私利的“利器”,就是與他人利益交換的“籌碼”。欒慶偉談到:“我之所以一直不斷地追求權力,主要是因為我對權力有[一種 的英 文:one]錯誤的認識,盡管口口聲聲說,權力是組織給的,是人民給的,用權要向組織[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要為人民[服務 的英 文:services]。但從骨子裏還是[覺得 的英 文:felt],權力是靠自己努力和奮鬥得來的,有了權力就有了一切,有了[地位 的拚音:dì wèi],有了金錢,也會有美色,有了權力就應高朋滿座、歌舞升平。”

2007年以來,欒慶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企業經營等方麵為他人謀取私利,收受財物共計人民幣3000餘萬元。

2011年,欒慶偉向轄區內企業打招呼,[希望 的英 文:hope]該企業給其妻子徐某經營的計算機軟件設計[開發 的拚音:kāi fā]公司一些項目。2013年,徐某與該公司簽訂合同。

欒慶偉主政大連高新園區6年,最令人詬病的就是在用人方麵搞“小圈子”。大連海創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陳景輝是欒慶偉在大連理工大學時的下屬,後跟隨欒進入政府工作。陳景輝口碑並不好,尤其是他的親屬在園區從事房地產開發的事常被人議論。就因為他是欒慶偉的舊部,欒對他青睞有加,最後提拔陳擔任園區管委會副主任。

欒慶偉[喜歡 的拚音:xǐ huan]提拔與自己有過工作交集的人,圍在他身邊的幾個“近臣”,[包括 的英 文:included]園區相關部門負責人以及國企領導,口碑很差。[這些 的英 文:These]人由於欒的庇護,在工程[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企業改製過程中存在不少貪腐行為,欒也從這幾個人手上拿了不少[好處 的拚音:hǎo chu]

欒慶偉在工作中不斷羅織關係網,經營自己的腐敗“小圈子”,拉關係、謀私利,一步步陷入人情腐敗的泥潭。2015年9月初,陳景輝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欒慶偉苦心經營的“小圈子”被撕開一個缺口。此後,園區多名幹部與企業負責人被帶走協助調查。半個月後,欒慶偉黯然落馬。

“欒慶偉的德與才,是[無法 的拚音:to be]匹配和駕馭手中的權力的,他最終成為權力的俘虜,是必然的。”欒慶偉案發後,他的多名同事[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告訴辦案人員。

欒慶偉談及自己的經曆時說,開始時他在紛繁複雜的利益誘惑麵前,內心也曾經曆過激烈的鬥爭。不幸的是,價值觀的扭曲和“僥幸攀比心理”讓理智在與貪欲的較量中,沒經過幾個回合就敗下陣來,“總覺得,這種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都是 的英 文:All are]自願送的,甚至是三番五次、推都推不掉,又不會有人告發檢舉,不會出什麽大問題。平時,為了掩人耳目,我對下屬的錢,小企業的錢一概不收,給人一種廉潔的假象。九十高齡的老父親也曾多次提醒我,[不要 的拚音:bù yào]做違紀違法的事,不要做[不該 的拚音:bugai]做的事。可惜我一點也聽不進去,根本沒當回事,現在後悔晚矣,僥幸攀比心理要不得啊!”

談到自己腐敗行為造成的危害,欒慶偉懺悔道:“由於我的違紀違法行為,給組織造成了不良[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特別是我沒有珍惜夫妻感情,也沒[有用 的英 文:useful]心嗬護好[家庭 的英 文:family],給我的家庭和孩子帶[來了 的英 文:老弟]災難,教訓是極其慘痛的,代價是極其沉重的,人生沒有回頭路啊!”

黨性在老板的“圍獵”中喪失

有些商人把商業交換[規則 的拚音:guī zé]“嫁接”到了權力運作上,把權力上的“幫助”賦予了“[價格 的英 文:Prices]”,[[形成 的英 文:caused] 的英 文:formed]了一種畸形的交易關係。有的商人認為隻要送得出,不怕收不回,為此,他們精心選擇“圍獵”對象,並不斷變換花樣,本人攻不進就攻向身邊人,就攻向“朋友圈 ”。

欒慶偉沒有恪守官商交往的“君子之道”,沒有把握好公私分明的界限,和商人過度交往中倒在了“官商勾肩搭背”的陷阱裏。欒慶偉案涉及多名民營企業老板,他們用金錢利誘麻醉了欒慶偉的警戒意識,致使其黨性全失、防線大開。在被老板們“圍獵”的同時,欒慶偉也成了黨紀懲處的對象。

2007年6月份,開發商王某出資建設研發[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建成後高新區回購。大樓建成後,王某約欒慶偉在茶館喝茶,臨走時給欒慶偉留下一盒茶,盒內有5萬[美元 的英 文:měi yuán]。欒慶偉說,“第一次收這麽多錢,雖然心裏有些不安,但還是留下了”。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此後,欒慶偉經常到王某開辦的體檢中心,晚飯後喝個茶,談談有關情況,[分手 的拚音:fēn shǒu]時王某都要在欒慶偉車上放點錢,總計100多萬元人民幣。2009年[夏天 的拚音:xià tiān]的一個下午,王某到欒慶偉辦公室匯報項目情況,臨走時將一個塑料袋放在欒慶偉辦公桌上,說是圖紙,請欒慶偉看看,檔案袋裏裝了40萬美元。欒慶偉說,“這是我第一次收這麽多錢,當時特別後怕。”

欒慶偉到大連高新區後,開發商馮某希望得到欒慶偉的[支持 的拚音:zhī chí]。2010年秋天的一個下午,馮某說給欒慶偉送點水果,將一個黑色皮箱子放在欒慶偉的車上,欒慶偉打開之後發現是100萬元人民幣。欒慶偉在交代時說“其實,嘴上說是水果,裏邊究竟是什麽,大家心裏都清楚”。

2011年秋天,開發商王某晚飯後約欒慶偉順道到他家坐一會兒,談談有關項目情況。臨走時,王某把一個黑色拉杆箱交給欒慶偉,欒慶偉急忙回到辦公室,打開一看,竟是100萬美元。欒慶偉說“這是我收錢最多的一次,貪欲已發展到難以想象的程度了,太可怕了”。

案例剖析

文質彬彬的“跨界”教授官員,何以走上了腐敗之路?高級知識分子又[如何 的英 文:how]向“鬼神”尋求寄托?欒慶偉一案令人警醒。

一是黨員領導幹部要正確看待自己。欒慶偉從一個普通的農家子弟成長為黨的領導幹部,每一次進步,都離不開組織的培養與信任,但[隨著 的拚音:suí zhe]個人的成長、環境的變化,他的“特權思想”萌發,漸漸發展到“思想上不在黨”,熱衷於封建迷信,喪失了黨性觀念和黨員的資格標準,無盡的欲望驅使他走向貪腐的迷途。黨員幹部隻有正確對待名利、地位、權力,才能戰[勝 的英 文:win]形形色色的錯誤思想。

二是手莫伸,伸手必被捉。欒慶偉善於“巧妙偽裝”,不收小錢小物,借以樹立自己的“廉潔[形象 的拚音:xíng xiàng]”。自以為很聰明,[可以 的拚音: kě yǐ]瞞天過海,實則“聰明反被聰明誤”。欒慶偉更多的是心存僥幸,不願相信事實而已。

三是要加強對“一把手”的任用考核和日常監管。在當前反腐敗鬥爭形勢依然嚴峻複雜形勢下,必須抓住關鍵少數,進一步加強對“一把手”的監督。要把紀律挺在法律前麵,把嚴明黨紀體現到對幹部的日常監督管理中,抓早抓小,動輒則咎,發現苗頭及時提醒,觸犯紀律及時處理,不要使小錯誤演變成大問題。

四是權力和貪欲相伴必定導致腐敗。黨員領導幹部麵對各種[形式 的拚音:xíng shì]的誘惑,任何[時候 的拚音:shí hou]都不能自我麻痹,讓別有用心的人乘虛而入。不正當利益的背後往往是陷阱,暗藏著對方更大的利益請托,如果不守住做人、處事、用權、交友的底線,保持定力,就會為自己的行為付出慘痛代價。(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趙國利 整理)

霧月十八幫我們理解美國政治

《霧月十八》提醒我們,特朗普的上台,[完全 的拚音:wán quán]可以看作是資本主義的政治調適、或者資產階級統治方式的轉換而已。

网站地图